欢迎访问快3网投app
你的位置:快3网投app > 财经 > 新闻正文

P2P何以自我救赎?83号文为网贷转型提供了一条新路

时间: 2019-12-01 03:23:18 | 来源: 经济观察报 | 阅读:

原标题:P2P何以自我救赎?83号文为网贷转型提供了一条新路

老盈盈

有人叹息,有人庆幸;还有人着手转型……已走向终局的P2P何以自我救赎?

11月27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印发《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83号文),为网贷转型提供了一条新的路径。“前几年都平台自己摸索,然后猜尽监管意图,现在下发了相关文件,其实对于平台、对于整个网贷行业来说是好事,行业悬而未决的地位得到了确认。”北京一家排名前十的网贷平台相关负责人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他透露,监管建议其先“转型”。至于日后是否有备案,监管的态度是不否认、也不确认。

金融牌照是稀缺资源,能申请牌照无疑是很多金融科技公司,或者互联网金融公司梦寐以求的事;而且,对于一些想开展助贷业务的平台来说申请小贷临时牌照比较有利。当然,在网贷人士看来,转型的门槛也比较高,在“合规性、资本实力”等各方面提出了较高的要求;加之,转型后还存在经营压力,杠杆约束叠加区域约束,预计大多数机构的放贷空间会大幅萎缩。

多位网贷人士认为,网贷清退依然是行业的主线,银保监会的多次定调也是如此。而对于一些头部平台或者体量比较大的平台,可以给他们提供一些缓冲的路径,以时间换空间。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则认为,83号文的意图到底是让老牌P2P都走“类持牌机构--小贷公司”的路子,还是说小贷公司这条出路只是一种选择,还有其它路径例如可以等待网贷备案成功?目前,我们无法了解真实意图,也许监管方面也在观察市场的反映以便给出动态的平衡。

“能申请持牌是好事”

无论是金融科技公司还是互联网金融公司都不是金融机构,因其不持有牌照。在中国,牌照一直都是稀缺资源,何况是金融牌照。我国金融市场分业经营、分业监管,只有取得主管部门经审批制颁发的资质证照,才可在特定范围内从事特定业务。每一块牌照都意味着数量限制,可能意味着行业特许经营和监管支持。

而且,此前网络小贷牌照批设收紧,此次83号文无疑给一直垂涎此块牌照的网贷机构开了一个口子。按照监管一直鼓励的思维,网贷机构可转型助贷或者小贷,而助贷本身监管规定还不明确。“据我了解助贷应该不会发牌照,它只是一种业务模式。但是现在按监管的逻辑来说,像助贷这种给银行或者是信托机构提供贷款技术,或者信息服务的机构还是需要持牌,监管认为持牌机构开展业务比较安全;如果不单独发放助贷牌照,金融科技公司或者互联网金融公司需要开展助贷业务就需要持牌,那就可以先申请小贷或者网络小贷牌照,成功后接着做助贷。”上述网贷人士表示,这对行业里想做实事的机构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肖飒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83号文中还有一点值得肯定,就是理顺了P2P债权救济的法律关系。之前,平台想代表投资人起诉借款人,需要绕过层层关卡,还要十分谨慎地避免背上自担的黑锅,实践中特别不顺畅。这次83号文,撕下伪装,允许平台直接收购出借人债权,且成为新债权人后可以向借款人主张权利,就把之前暧昧不清的催收法律关系理清了。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认为,83号文中,由于网贷平台与小贷公司两个身份不兼容,网贷平台要么继续等备案,要么加快转型小贷公司,前者面临较大不确定性,后者则相对清晰明确,预计绝大多数网贷平台都会加入转型小贷公司的阵营中。

至于网络小贷或者小贷的选择,则可能更多取决于平台实力。相对于网络小贷,小贷公司只能区域性经营,而网络小贷是全国展业。根据83号文,网贷转型网络小贷的准入门槛远高于小贷公司,即拟转型网贷机构设立的单一省级区域经营的小贷公司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出资形式为货币);拟转型网贷机构设立的全国经营的小贷公司注册资本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出资形式为货币),首期实缴货币资本不低于人民币5亿元,且首期实缴货币资本还应同时满足不低于转型时网贷机构借贷余额1/10的要求。

也就是说一个借贷余额50亿的平台,首期实缴货币资本要5亿,如果借贷余额比较大的话首期实缴资本还得再增加。11月12日,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介绍称,截至今年10月末,网贷平台的借贷余额和出借人数分别较去年末下降50%和55%。根据网贷天眼数据,借贷余额达到上百亿以上的有15家,10亿以上的有37家。

在多位网贷人士看来,对一些中小型平台来说,要获得网络小贷的资质可能有点困难,但是对于一些地方性的平台,本身做的业务量不大的话,其实可以往地方小贷方向转。无独有偶,就在《指导意见》出台的同一天,贵州P2P平台信通袋在其官网发布公告称,正在申请积极转型省级小贷公司,其表示已于11月25日正式向有关部门提交了转型申请,将严格按照监管部门要求,制定转型实施方案,积极配合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信通袋目前的借贷余额是3745.64万元。

清退是主线

在业内人士看来,83号文为网贷平台转型小贷公司提供了制度依据的同时,也会加速网贷平台清退。

薛洪言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网贷平台转型小贷公司有两个难点,一是转型门槛,即能否在合规性、资本实力、清退安排等各方面达到转型要求后,拿到临时牌照;二是转型后的经营压力,又可分为杠杆约束和区域约束,杠杠约束是指由资本金确定的贷款余额上限,区域约束是指未能拿到全国经营牌照的机构面临的经营区域约束,这两个约束叠加,预计大多数机构的放贷空间会大幅萎缩。

不仅如此,83号文还指出网贷机构及其实际控制人、主要股东以及相关主体应承诺严格落实转型实施方案,并承诺对存量业务承担兜底风险,这点要比资本金方面要求更高。“因为站在监管的角度,要判断一个平台能不能都兜底,不是一个主观的概念,监管只能依据现有的监管规则来进行判断,现在的监管规则就是通过杠杆率的水平来判断平台的兜底能力,又因为P2P之前是没有杠杆限制的,几个亿资本金可以做上百亿规模,所以如果基于杠杆这个标准判断平台能不能兜底的话,可能会发现很多平台是很难达标的。”薛洪言称。“理论上可行,实际上很难落地。”互金联盟(北京)市场调查中心首席顾问袁善祥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我个人觉得还是通过转型促清退,相对一些头部平台或者体量比较大的平台来说,可以给他们提供一些缓冲空间。通过这种路径,来时间换空间,清退还是主旋律。”

2007年,自国内第一家网贷公司拍拍贷诞生以后,网贷行业在中国历时十二年,经历了萌芽探索期、野蛮生长期以及回落低潮期。在整个行业高速发展的时候,也暴露出了种种问题,不断有平台出现爆雷、砍头息、暴力催收等现象,如今网贷行业正在加速出清。回顾P2P网贷发展的这“一生”,平台数量从巅峰最高峰的7700多家,降至如今不到五百家。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介绍称,截至今年10月末,全国在线运营网贷平台427家,比去年末降低60%。

清退力度很大。截止至今,已有多个省份宣布取缔辖内全部P2P网贷业务。10月16日,湖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官网发布公告称,一致认定湖南省整治名单内纳入行政核查的24家网贷机构P2P业务均不符合“一办法三个指引”有关规定,现予以取缔。10月18日,山东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在其官网发布《网络借贷行业风险提示函》,其中提到:当前,P2P网贷行业正在进行风险专项整治,至今未有一家平台完全合规通过验收;未来山东金融局将对全省范围内未通过验收的P2P网贷业务全部予以取缔。11月8日,重庆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网站发布公告称截至目前,该市没有一家机构完全合规并通过验收,所有P2P网贷业务也未经过金融监管部门审批或备案。同时,对该市其他机构开展的P2P网贷业务一并予以取缔。

11月12日,银保监会再次定调P2P网贷未来的整治工作内容——分类处置,以退为主,个别可转型为小贷和消费金融公司。关于网络借贷专项整治的下一步重点,李均锋表示,将以出清为目标、以退出为主要方向、以“三降”为主要抓手、以依法合规的分类处置为主要手段,争取一段时间内,完成网络借贷专项整治阶段性任务。

新闻标题: P2P何以自我救赎?83号文为网贷转型提供了一条新路
新闻地址: http://brockboyts.com/caijing/795777.html
新闻标签:新路  转型  自我
Top